找投资

投行圈健康敲警钟:3个月4人猝死 最年轻者33岁

创业词典 www.chuangyecidian.com

阅读: 228

“脚踏实地,为国家卖力。

”这是郭熙敏在其微博的签名档中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作为国信证券的资深保荐人代表,郭熙敏应该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竟如此短暂,且以这种方式最终告别。

8月7日早上6点,还未起床的郭熙敏突发心肌梗塞,7点钟左右被送往武警总医院抢救,最终还是因抢救无效而身亡。

当天中午,当郭熙敏逝世的噩耗传到国信证券北京投行分部时,与之相处多时的同事还曾一度诅咒这个“谣言”的“恶毒”。

“昨天还在办公室见到他了,他一点异样都没有呀。

”一位郭熙敏生前的同事告诉记者,郭熙敏工作非常勤奋,且身体比较高大,并不瘦弱,“说他突然去世,我怎么都不敢相信。

在上个周末两天,大家都还一起加班来着。

”对于郭熙敏的突然去世,其昔日的工作伙伴和同事在表达对其深深地悼念和惋惜之情外,更开始审视身在投行圈重压之下的身体健康问题。

“包括郭熙敏在内,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事实已经为我们这些投行人士身体健康问题敲响了警钟。

”上述郭熙敏生前的同事情绪低落地说道。

的确,郭熙敏并不是近期投行人士猝死的唯一案例,在今年5月至今,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内,已经有四名投行人士相继猝死。

这些英年早逝的投行精英们,最大年龄为44岁,最小则不到33岁。

生死四日再过一个多月便迎来其33岁生日的郭熙敏,终究在那个平常不过的清晨悄然逝去。

对于熟悉郭熙敏的人而言,或许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短短四天时间,一个看似健康的活生生的人,在四天后,再见时已成为了一罐灰烬。

8月6日星期一,又是一周工作日的开始。

早上9点,郭熙敏发布了其生前的最后一条微博,这是一条转述崔永元关于对待“抱怨”看法的微博。

按照惯例,此时的他已经出现在了位于北京金融街附近的国信证券北京总部办公室中,正准备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而就在此前两天,虽然时至周末,他因为所在的项目进度问题,不得不在加班中度过。

8月7日,虽然郭熙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但一开始也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缺席。

当天中午,有关郭熙敏心脏病去世的消息开始在公司内部蔓延。

面对这一消息,最开始更多人选择了质疑。

“当天中午获得确认,郭熙敏因心脏病猝死。

”国信证券深圳总部的一位负责人士向记者确认。

“他还非常非常年轻,工作也非常有激情。

”上述郭熙敏生前的同事悲伤地告诉记者,“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一起做项目,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日,都在加班现场度过的。

”据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郭熙敏,1979年9月19日生,湖北黄冈广济县人,200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同年进入国信证券,2008年3月通过保荐人代表考试,正式注册成为保代。

进入国信证券7年,捧着保代的“金饭碗”仅仅4年半的时间,他已然逝去。

“公司方面都有相关的员工抚恤制度,我们肯定会给郭熙敏及其家人一个圆满的交待。

”上述国信证券深圳总部的负责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事件发生得太突然了,公司方面也正在紧急研究有关事项的处理方法。

据记者获悉,郭熙敏的追悼会将在8月9日上午于八宝山陵园举行。

“我们肯定会去送他最后一程的。

”郭熙敏的这位昔日同事叹息道。

财富与健康随着2009年IPO的重启和创业板的开启,国信证券投行战绩可谓辉煌:连续三年投行业绩皆排在券商前五名内。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上半年中,其投行的承销业绩甚至超过了中信、中金等老牌券商排名第一。

而投行从业人员是背后的推动者。

其中保荐代表人,既与“高薪”联系在一起,也与“高压”、“焦虑”联系在一起。

对于这个行业的残酷性,我们或可以从一个与之相关的企业变迁史得以窥见。

这家名为荣大伟业的打印店,垄断了几乎90%的IPO申报材料,几乎成为了投行人士在北京的另一个家。

“在IPO报材料的期间,不是在荣大店内,就是奔波在荣大到证监会的路上。

”多位投行人士不只一次笑言,“把青春送给了荣大。

”而近日,荣大贴出了一则搬家通知,其将在今年8月底搬迁到新址。

“我们新的办公室将更加宽敞明亮,接待室也相对独立、方便、舒适,同时还将提供住宿、餐饮等一条龙服务。

”在荣大搬迁说明上这样写道。

“投行工作越来越难做了。

”北京一位券商高层坦言,自今年新规则以来,保代的门槛被进一步放低,而媒体和市场对于IPO的监管也越来越敏锐。

一份名单或许能说明问题。

2012年5月初,中信证券法律部王姓高级副总裁因脑溢血猝死,年仅34岁,其在中信证券主管债券法律事务。

5月14日凌晨,主管湘财证券投行业务的副总裁章彪,因心脏病突发医治无效过世,享年44岁。

5月底,东海证券资产管理部原总经理龚小祥也因病去世,年仅39岁。

加上郭熙敏,短短三个月中四位投行精英相继谢世。

“近年来,投行人士的健康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这与这几年的市场环境也有密切的关系。

自2009年以来,仅IPO项目成功上市的便累计上千家,这还不包括已经准备审核的项目。

这些压力都压在了目前人员配备增长并不突出的投行人员头上,身体也随之逐渐被拖垮。

”上述投行高层坦言。

不过,残酷只是一面。

“一般保代团队的项目提成是从30%起的,某些承包制的团队往往高达60%以上。

”上述投行高层坦言。

他表示,与压力和风险相伴随的就是其高收入,这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是难以抗拒的。

标签 : 找投资 2020-06-29 18:37:00

下一篇:投资人是朋友还是敌人 就看你如何掌控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天使大腕们的投资脉门:创业者如何投其所好?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