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创业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创业知识学习网站!

[ Ctrl + D 键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创业资讯 >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赚多少钱才算够?

港人常说 “有钱纵然不是万能,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

”不过,问题不在有和无,而是发生在多与少之间。

当人们不得不花时间来赚得自己的口粮、妻子的医药、孩子的学费,赚钱属天经地义;然而过了必要的阶段,人们是否还得在市场上冲锋不止?钱赚到什么地步才算有止境?经济学家斯基德尔斯基合写的“赚多少才算够”(How Much is Enough —— Money and the good life),春季出版以来引起了各界的热烈反响。

作者把讨论的关键压缩到了,赚钱努力的产出和投入归根结蒂无非时间这个点上。

斯氏对这个任何人都挥之不去的问题的热忱和兴趣,显然是受了凯恩斯的预测错误的触发。

回顾凯恩斯在八十年前发表的一个名篇,他确实载了一个大跟斗。

凯恩斯的《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稿成1928年,发表于1930年,那年世界经济正深陷于大萧条,而他个人财产也亏损惨重。

但是凯恩斯明确告诉人们,不必惊恐更无需绝望。

他信心满满地预测,一百年后(2030年)英国的人均收入将再要提高四至八倍。

事实上到2009年,英国的人均GDP,扣除了通货膨胀,增加了六倍以上。

凯恩斯更看重的另一个预测,对人类社会发展轨迹的理解却错得离谱。

他期许,百年之后英国人的儿孙辈将从物质需求里解脱出来,不用再为“搵食”终日忙碌不休,“经济将不再是人类的永恒问题”。

面对物质丰裕,儿孙们的经济机遇要好得多,将更有可能追求各自的兴趣爱好,用更多的时间去发展各自的心智和、志趣和才华,“每星期只需工作15小时,3小时一班……”凯恩斯把人的欲念分成两类,第一类源于生存的需要;第二类则源于攀比的需要——比他人显得更优越的戮力追求。

第一类欲念满足后就不再是人们扩大生产的驱动了;而第二类欲念虽说永难满足,但凯恩斯设想,人们会变得更智慧,第二类欲念的驱使也会趋缓。

近百年来社会发展的实际历程与凯恩斯的预测可说是全然相左。

在英国的经济增长增加了六倍(东亚和中国则远远超过此数)的同时,它的子民每周的工作时间只从当年的48小时降低到了目前的38小时;1983年以来,每年的劳作也只从1700小时略微减少到现在的1640小时。

况且英国人(所有发达国家几乎同样)对生活的满意程度也没有随之而提高,还维持在1970年代的水平上。

为何如此?作者展开了解析。

他们明达地指出,界定“幸福”的歧义很多,而且是主观多变的感受,因此跨时间和人群的比较很难,且不可靠。

尤其是人们的幸福感受,往往是相对其周围可比的人(近亲、近邻、同事、同学等)的感受而存在的。

要问卷调查里所有的人都要比其他可比的人幸福,在逻辑上是不可行的。

举例来说,有些非常实质性的“幸福”提升,比如,近百年来人平均寿命的大幅延长和某种流行病的成功防治,人们一旦习以为常,就不会因此感到幸福增加了,特别是看到周围的人可能活得更长、更健康的时候。

货币收入也类似。

不过斯基德尔斯基还是给出了构成了“好的人生”的一些基本要件(basic goods)。

这些“幸福的元素”,本身就独立“自成”目的,而不是达到其他更高的目的的手段或途径,包括健康、安全、顺应个性、友情、尊重、同自然和谐相处、余暇(leisure),等等。

有些“元素”是很具体的,像健康和安全,缺少了的确“万万不能”,但更健康更安全难道就更幸福?拿居住面积为例,开放以来,上海市民的人均面积从不到3平米增加到了30平米,上海人的幸福感是否增加了10倍?尤其是当看到邻居同学超出了40平米而自己的还不到20平米的时候。

另一些“元素”则很混沌,像“尊重”,就更难量化了。

著名的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所说的“decency(体面)”,有多少该由自己在市场里争取,多少要靠政府来分配?作者把讨论重点放在了时间的分配上,在经济成长的过程中人们该怎样来把握,花多少时间在挣钱上,多少时间该归自己来支配的余暇。

Leisure 或许有更好的译法,按斯氏的界定,余暇有“purposiveness without purpose”(目的就在其自身)的特性,余暇时间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在的爱好,往往是文化、艺术和知性上的高级追求,直接就是目的,而不是先花时间换钱,再用钱来购买这类活动的享受。

2020-11-20 23:04:57

下一篇:月收入超三万中产家庭 如何进行保障计划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外企白领家庭年入30万 如何理财攒出奶粉钱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