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创业词典网 , 一个优秀的创业知识学习网站!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创业资讯 > 商界领袖

商界领袖

三中全会后国内企业大佬们在盼什么

分类: 商界领袖 创业词典 编辑 : 大宝123 发布 : 10-13

阅读 :91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今日闭幕。

会前引发舆论广泛猜测和讨论的中国改革纲领性文件即将面世,将如何绘就改革总路线图,各界都抱以期待。

对中国的企业家来讲,他们都有着很多期盼,并有望在三中全会得到真实有力地回应,企业家的作用才能得以充分发挥。

让我们来看看柳传志、任志强、陈东升、董明珠、黄怒波、冯仑、李东生、史玉柱、李国庆等企业家对十八届三中全会有什么期待吧。

柳传志柳传志:减少行政审批是最基本的把民间投资用好对国家确实非常重要,在金融领域这一块,怎么能够鼓励好民间的投资,外资以及中国老百姓的民间储蓄,能够直接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有帮助,希望能够有更好的政策。

第二,既然以消费为拉动,怎么能够让人民和老百姓富起来?钱有两个来路,一个就是政府现在做的,节约成本减少铺张浪费,另外一个就是关于农民土地确权的问题,这是一个消费的重大来源,土地明确就是人家农民的,这个钱政府就别替人家花了。

这个时候,如果再有一个很好的引导,一个很好的措施,能够让这些资金用到正常的发展中去,还能解决这些人的就业问题。

这时候对消费拉动会形成一个正向循环,也是我们所期盼的。

第三就是把创新作为驱动。

创新驱动以前说来说去就是技术和经济本身结合不到一起,怎么样能够真的把技术研究单位和企业密切结合,这本身要有所突破。

国庆期间,习主席与政治局到中关村开了一个学习会,我提了一条主要的意见,主要就是怎么样能够把科技创新以企业为主体,能够落实下来,让经济和科技能够真正结合,再好的创新要变成钱非要在企业里变不可,这个东西是一个机制问题,需要政府认真想办法。

减少行政审批是最基本的,很多东西按照市场规则根本就没有必要,会耽误很多时间,而且增加了很多行政权力,这些东西不仅要消耗税收,而且耽误事。

我们投资投了很多钱,要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有过多的不必要的审批手续,这是非常典型的。

另外一个是用好财政收入,用好税收。

不管怎么解释,中国的税收从企业税到个人所得税,在世界当中税负不算轻,但我觉得主要是钱没有用好,没有更好地支持到弱势群体这儿来。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将会以市场化为基础,更加放宽市场的力量,这些东西都已经有了很多解读。

但是在运作中,我相信会有很多困难,是不是真的能够克服好这些困难,我们不是完全没有担心。

当年朱镕基政府在1993、1994年的时候,由于经济过热,金融放得过于宽松,决心要把银根收紧,收紧了以后很多企业倒闭,矛盾一度非常尖锐,当时政府就突破了那一关,为后来打下了基础。

陈东升陈东升:中国四大领域亟待改革中国企业面临着“四大高成本”的束缚——金融高成本、物流高成本、土地和房价高成本、庞大而低效的行政系统带来的高成本。

金融管制以及垄断,使得中国的金融成本高企。

中国的物流成本占总成本的20%,美国只有8%。

飙涨的土地和房价,在不断地挤压着制造业的生存空间。

这四个领域亟待改革。

大家现在很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

当然为什么三中全会,大家都很知道,一中全会决定党中央,二中全会决定政府体系,不讨论具体问题。

到三中全会就新一届政府要讨论他们的施政纲领,从这一点来讲,每一届三中全会肯定,它基本上是新一届政府的未来的施政纲领,一定会有新东西。

因为它要指导未来5年的发展,它要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整个来判断,中国未来的发展,我坚信是会有新的东西。

但是不同的人对不同的期待,不同的需求,有的人可能失望,有的人可能兴奋,这个我觉得无所谓,但是一定会这样,因为就是由于我们这个体制决定的。

当然现在中国的经济走到这一步,我还是,我的观点从来都是很公开的,特别是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时候,我认为过去30年政府主导经济取得了成就,这是事实。

有的人就不接受这个,不承认这个,所以这个是理论上有不同的看法,这是正常的。

但是对未来中国30年,我很清晰地,我就说建立法制社会,还有一个建立小政府大社会。

那么小政府大社会就是要政企分开,就是要把经济还给市场,就是要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当前中央的政策是把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同等对待,或者是虽然是同等对待,国有经济还是排在前,还有有一定差异。

这个我觉得,国家的国情,中央怎么决策,我们都能理解,我们作为一个市场化的企业,我们就要做好我们的事。

所以像我做企业,我就是三句话,坚定地走专业化道路,坚定地走市场化道路,做市场的好学生,这是我的一个诉求。

董明珠董明珠: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让老百姓过得好一点就是让老百姓过得好一点。

人一生就是短暂几十年,说老实话,不管老人也好,年轻人也好,让每个人在阳光下都能有一席之地。

我们国家应该进一步强化我们的法治建设,法治建设不能不摆在前面;第二就是道德建设,我现在的规矩,所有的干部出差只能坐经济舱,我出行也做经济舱。

就两三个小时,你坐公务舱也是做,坐经济舱也是做,但前者代价是经济舱的三倍。

有人说你要考虑形象,我说什么形象?你搞得再派头,拿不出东西来也没有意义。

人还是要干些实实在在有意义的事情。

我从来不提倡什么国家减免税收,关键是税负平等,税收要透明,这才是最重要的,就是相对来说你的制度建设要跟上去。

政策给力不给力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公平,任何时候都要强调一个公平性,这样市场才有活力,企业才有竞争力,才能推动进步。

任志强任志强:限购令对房地产市场粗暴的干预会被砍掉我觉得中国的经济问题很重要的一个是私有产权的保护问题,如果企业家的财产权利和做人的权利不能得到保证的时候,今天是你,明天就是我,所以每个人要把这个问题当成自己的事做讨论。

所以我想三中全会最后给人们,如果仅仅是说经济上放开哪些,你可以进行投资,但如果不能消除人们对财产权利的保护和个人权利保护的恐惧感,我不觉得这次的三中全会能像前面所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那样产生一个巨大的推动作用。

如果真想像十一届三中全那样会给出了是中国政治上的一个保证,就是说先对历史的问题做一个说明,党内若干问题的几点意见,然后大家就放心了,应该这样,可以充分的往前跑,否则要想让中国的经济真正能走入正轨还有一段距离。

我觉得可能三中全会就让它(限购令)停止了。

李克强已经说了好几次,要减少政府行政干预,行政对市场的干预,他上任的时候,记者招待会上就说,砍掉政府那只乱摸的手,这是他自己说的话,不是我们说的。

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他砍,我可能讲的,三中全会就是砍这一刀的时候,他要把政府粗暴地对市场进行干预的,这些错误要纠正过来。

也许这个限购令对房地产市场粗暴的干预,也会被砍掉。

冯仑冯仑:要在阳光下唱心理的歌,不是走夜路吹口哨冯仑:我简单说一下,刚才小毛说的话我想起我干爹那时候调侃开我,我18岁第一次听说改革,就像少女听说爱情第一次心动,你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给自己状胆,我觉得不是这个事,到38岁被改革,最后下海做生意,到48岁这个事都快遗忘,大家开始说这个事,我觉得就改一点,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再谈到改革的时候,就不是走夜路吹口哨,要在阳光下唱心理的歌。

这就是我们的心里话。

其实改革是分两部分的,一部分是拆,一部分是建。

以前我们比较注重拆,现在建就比较难。

我觉得作为企业家,我们在公益领域做一些正面的事,那我们就能在社会建设方面发挥力所能及的作用。

10-13

下一篇:马云:公司是否伟大不是看赚多少钱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内地卖楼套现167亿 李嘉诚又转投什么新生意?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